李正宽:“盖世太保”在中国死灰复燃

【大纪Yuán2022年08月23日讯】在德国Xī部城市多特蒙德一条Míng叫施坦(Stein)的街道上,有一个五层的建筑物,它在1928年竣GōngShí,是当地的一个警察局;然而,5年后的1933年,这里已不仅仅是警局,还变成了一个秘Mì黑Jiàn狱。从1933年到1945年这12年间,大量异议人士及犹太人被纳粹秘密警察“盖世太保”绑架到这里,实施酷刑Zhé磨。而类似

  【大纪Yuán2022年08月23日讯】在德国Xī部城市多特蒙德一条Míng叫施坦(Stein)的街道上,有一个五层的建筑物,它在1928年竣GōngShí,是当地的一个警察局;然而,5年后的1933年,这里已不仅仅是警局,还变成了一个秘Mì黑Jiàn狱。从1933年到1945年这12年间,大量异议人士及犹太人被纳粹秘密警察“盖世太保”绑架到这里,实施酷刑Zhé磨。而类似的黑监狱也遍布在当时德国的其它Chéng市。

  看过èr战纪录片的朋友,可能脑海中还会浮现出“盖世太保”审讯异议人士的场面:在充满冰水的Yù缸中让囚犯反复Niào水、将电线连接到手脚、耳朵和敏感部位上来进行电击、用烧红的烙铁烫等等,手段残忍,没有底线。

  二战过后,德国人进行了反思,在多特蒙德市建立了二战纪念馆,名叫Steinwache(施坦瓦赫)。大批“Hé世太保”分子因犯下的累累罪行ér受Dào公审,Dé国政府也全Miàn清除纳粹思想。国际社会作出了“永不重演”(NeverAgain)的承诺。

  可谁又能想到,Hēi暗与罪恶并没有终结,只是换了时间、地点与人物。二战结束仅仅几十年后,类似“盖Shì太保”的悲剧竟在中国大陆再一次上演。

  2011年11月14日,在黑龙江省红兴隆管Jú852农场,31岁的刘让英女士Dú自在家和泥、抹房屋。突然,家里闯入了几个“不速之客”,他们分别是1分场派出Suǒ所长卢江、警察田中兴以及一个随从的保安。这三人强行给刘让英铐上了手铐,还没等她换件衣服,就把她Jié持到了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。

  在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的后院,刘让英看到挂着的一牌子上写着“法制教育基Dì”的字样。刘让英顿时就明白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“青龙山洗脑班”,一个专门用酷刑强迫法轮功学员Fàng弃“真、善、忍”Xìn仰的秘密黑窝。平时那里的大铁门紧锁着,去的人只走小门。

  刘让Yīng刚被关进去,就被洗脑人员YòngJiǎo踢身体,同时,做洗脑转化的人员给她灌歪理邪说,并逼迫她写“三书”,就是Suǒ谓的放弃修炼的“保证书”、“悔过书”、和“揭批书”。

  刘让英为了抵制非法GuānYā、强制洗脑等迫害,便开始绝Yì。警察金言鹏就把她拽到监控看不到的死角Lǐ一阵拳Dǎ脚踢。随后,洗脑班的主任房跃春带领下面的人,给刘让英上“抻刑”,他们把她的双手铐在两张床头,把两张床拉开,两手抻直,两腿蹲着,站不起来坐不下去,整整Zhé磨了一个半小时,她感到生不如死……(1)

  法轮功学员霍Jīn平被绑架到“青龙山洗脑班”后,遭到了惨绝人寰的酷刑:他的头部被打肿了,脑皮一按就是一个坑,他的耳朵也肿的很大,整个脸以及浑身Dū青紫,肋骨Téng痛不敢喘气。两个月下来,霍金平的体重只剩Xià七、八Shí斤,奄奄一息……

  “青龙Shān洗脑班”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是什么呢?就是为了所谓的“转化”法轮功学员,逼迫他们放弃对“Zhēn、善、忍”的信仰!

  那么,究竟怎么才算转化了呢?

  被“青龙山洗脑班”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蒋欣波女士说:“一个是骂人,骂人本Shēn,骂师父,骂父亲……”

  而被“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”(即“板桥洗脑班”)洗脑迫害的刘柱珍女士说:“她们就要Wǒ天天骂法轮功,骂大法师父,并说我不骂就永远把我Guān在这个小屋子里,让我子女都失去工作,株连九族,让我亲人ZǒuDào哪都受他们的控制,我不能说其它的,只能骂人,一Kāi口就只能骂人,骂的Yuè难听、越下流、YuèDàiZhuó仇恨,她们就越爱听……”

  “四十五天后,我思Xiǎng都Niǔ曲了,原来说话是Qīng言细语的,别人骂我,我都不还口,也不爱发脾气,现在开口就是骂人,带着满腔的仇恨和暴力,看见谁就想骂,他们Shuō我学得好,不学真善忍了,骂人骂得好,洗脑成功,可以回去了”……(2)

  有朋友可能会问,为什么这些所谓的“法制教育基地”Yào挂着羊Tóu卖狗肉,做着明显违反法律的勾当呢?

  其实,这些机构都是当地“610办Gōng室”设立的。比如,“青龙山洗脑班”就是黑龙江省农垦总局“610办公室”秘密设立的,专门用于迫害Fǎ轮功的,挂着“法制”的牌子就是为了掩人耳目。

  而“青龙山洗脑班”发生的一切,只是全国610所犯罪恶的冰山之一角。Lèi似De洗脑班与秘密黑窝遍布在全国各省市。

  根Jù明慧网收集的有关洗脑班的资料,截止2019年,可以知道有所在地信息的Xiǎn脑班至少有3640个,而这些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上Bǎi种酷刑,包括电棍、脚镣、老Hǔ凳、烧、烙、烫、暴晒、冷冻、剥夺睡眠、灌毒、灌屎Guàn尿、灌辣椒面等,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Wù、强奸、轮奸、打死、打残、甚至活摘器官……

  很多朋友并没有听说Guò610。事实上,它是在1999年6月10日Yóu时Rèn中共党魁江泽民以私人意志成立的一个秘密组织,它的成立并未得到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人大的批准,也没有条例正式介绍它的职能。因成立于6Yuè10日,所以叫作“Zhōng央610Xiǎo组”,下设“610办公室”。

  这个中央610小组,听起来是中央直属机构,但却挂出国务院的招牌。然而,朱镕基、温家宝、Lǐ克强连续三任中共国务院总理,都从未在“中央610办公室“的正Pì专职头目的任免令上签过字。也就是说,中共内部都是否定610的合Fǎ性的。

  除了中央610之外,地方的“610Bàn公室”也大都不敢挂牌。比如,据明慧网报Dào,南昌市“610办公室”副主任刘志斌的办公ShìJiù藏在地下室,不但连牌子不Gǎn挂,网站Shàng也根本找不到刘Zhì斌这个人,公安局也找不到Zhè个人,中共只是给了刘志斌这个“610副主任”的头衔,Lì诱并唆使刘志斌去迫害法轮功。

  尽管610Cóng成立起就是非法的,但是江泽民却赋Yǔ它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力,成为一个Cóng中央到地方的特权体系,可以调动公、检、法、司、ān全部门等一切党政资源,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、绑架、起诉、非法审判等一切大Xiǎo迫害活动,像Jí了“盖世太保”。

  2015年11月27日,中国著名律师、东南大学法Xué院教授张赞宁在为法轮功学员吴红卫做无罪Biàn护时,在法庭上当庭Zhǐ控:“真正在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是江泽民。江泽民才是真正的大罪犯!”法庭上立即爆发鼓掌声。

  张赞宁律师同时指出:“610办公室作为一个党内机构,怎么Kè以行使侦查权,甚至操控宪法设立De权力机构——法院、检察院、Gōng安机关呢?”张赞宁说:“610办公室是Jiāng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而非法设立的组织,应该依法撤Xiāo。”

  随着610所犯罪恶的不断曝光,中共为掩人耳目,将610办公室改名为“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办公室”,简称“防范办”,后来对外不断Gèng换名字,也叫做“综治办”、“维稳办”等。

  面对国际上的谴责和制裁,2018年,中共将610De职责划归于中央ZhèngFǎ委YuánHuì、公安部,并对外宣传“610Bàn公室被裁撤”。中共的这一举措直接暴露了610的非法性质,就是此前并没有Guī政法委或公安部负责,而Shì一Gè法外的特Quán机构;将“降级”刻意说成“裁撤”,向外界释放“整治610”的信号,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。

  事实上,610并没有消停下来。从2020年开始,610在全国范围内针对法轮功学员Shí施了一个Guǐ异的“清零Xíng动”,就是要通过迫害施压,让所有的法轮功修炼Zhě都放弃修炼,以达到人数“清零”。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,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绑架,有的被非法判刑,有的被迫害致死……

  那么,610对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对广大中国老百姓又有什么影响呢?

  事实上,由于610的触角早已伸向了全国中共党政机关的几乎每个角落,彻底败Huài并摧毁了大陆De司法。而这一切也早已波及到你、我、他了。

  从强制拆迁的受害者到烂尾楼的业主,从河南乡镇银行Shòu害储户到注射疫苗患白血病De受害者,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发现,维权日益艰难,很多访民、维权律师被抓、Pī打,甚至被送到洗脑班和精神病院。

  徐州“铁链女”事件中,Shàng百亿点击量的“关注度”都没能帮助李莹获得自由,而参与营Jiù的很多人或被封口、或遭到打压。唐山暴力打人事件中,受害人及Qí家属被Jí体消声,而施暴Zhě却被曝出与中共官方勾结,警匪一家。在武汉、西安、上海以及全国各地,针DuìZhōngGòng病毒“清零”而发生的那些极端又荒唐的对人权的侵犯,不正Shì针Duì法轮功学员信仰“清零”的一种延续吗?当越来越多的民众频频神秘失踪的时候,人Mén已经开始怀疑并担心,这些失踪的Rén是不是被中Gòng活摘器官了?……

  而中Gòng与610对普世价值“真善忍”的DǎYà,导致社会道德急剧Xià滑,“假、恶、暴”盛行。当越来越多的不公得不到合理解JuéDe时候,生活在Zhè个社会中的每个人都不再是安全的,每个人SuíShí都可能Chéng为下一个受害者。

  二战过后,纳粹“盖世太保”被以国际社会以酷刑罪、群体灭绝罪、反人类罪的罪名定罪。而中国版“盖世太保”——“610”对Fǎ轮功学员以及全体中国Rén所犯下的罪行,比纳粹“Hé世太保”Yǒu过之而无Bù及。

  Kè能Yǒu朋友要问了,610这么邪恶,Tā的背后又是中共整部流氓机器为它背书,作为普通百姓,我Mén又能做些什么呢?

  其实,邪恶最害怕De就是被曝光。我Mén能做的,至少Kè以将中共与610的罪恶、以及相关的真相传递给自己的亲朋好友,同学老师,街Fáng邻居,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,大家一起来谴责这场罪恶。当罪恶曝光在阳光之下的时候,就是邪恶解体的时候。

  大纪元Shǒu发

  参考资料:

  (1)刘让英在Hēi龙江青龙山洗脑班遭“抻刑”Cuī残经历

  https://www.minghui.org/mh/articles/2014/2/11/刘让英在黑龙江Qīng龙山洗脑班遭“抻刑”摧残经历-287567.html

  (2)湖北省“法制教育中心”是怎样败坏道德的

  https://www.minghui.org/mh/articles/2012/12/20/湖北省“法制教育中心”是Zěn样败坏道德的-266752.html

  责Rèn编辑:高义